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凡咬過必留下軌跡,繼前文齒列的重建,我們從影片中看到人體的下顎骨運動是有一定的路徑的,而帶動下顎骨完成這個軌跡動作的推手就是我們的咀嚼肌肉群。那麽又是誰在指揮咀嚼肌肉群呢?答案就是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一個正常的中樞神經系統,能令我們的下顎骨一再重複相同的運動軌跡來達成咬合的動作,當我們的牙科前輩們發現這個現象之後,使得所有的齒列重建工作都有跡可循了,從上個世紀初到目前為止,咬合學一直是百家爭鳴的榮景,也是牙醫臨床工作者奉為聖經的最高指導原則,它既理性又感性,時至今日一百年過去了,我們依然對它的認知日新月異。

        我們再回憶一下,影片中的紅色軌跡部分,又叫做波氏圖(Posselt diagram)其實就是牙醫師做齒列修復的好球帶,只要在這好球帶內讓下顎骨運動沒有干擾,就成功一大半了,但是,這個圖是病人都有牙齒的時候所描繪出來的呀?那沒有牙齒的時候怎麼辦呢?

 

 

讓我們看看下面的影片,咬合運動正面觀

 

聰明的讀者們有沒有發現,不管是側面觀的波氏圖或是正面觀的下顎骨運動,下顎骨的軌跡始終在「起、承、轉、合」的簡諧運動中週而復始循環,而且終究會回到原點。我個人姑且稱它為好球帶裡最適合擊球的甜蜜點,我們來看看,如果我們從口底往上看,這個甜蜜點長得像什麼?

 

這個軌跡像不像哥德式建築裡面的尖拱?而尖拱的頂端就是那每個人都有的甜蜜點找到它齒列重建之路才有了原點。

IMG_3764.jpg

 

日常生活之中,牙醫師最常使用哥德式拱描繪器(Gothic arch tracer),來幫助全口無牙的病人,從無到有,有了這個座標,在3D的XYZ軸上,一切才有了座標原點。

DSC_0851.JPG

DSC_0847.JPG

DSC_0848.JPG

 

咬合學是理解咀嚼系統重要的一環,咀嚼系統重建又是口腔顎面重建領域的重中之重,找回原點,在重建之路上的意義,就猶如創世紀的那一道光!

創世紀.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傳貴 醫師 的頭像
黃傳貴 醫師

口腔外科專門 黃傳貴醫師

黃傳貴 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